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日一期]逆襲注意[後篇] 
刀劍亂舞 三日一期

本丸、R18注意











=







突然開始的三人織田小聚會。

「沒想到宗三你居然真的去了呢…」

「是的,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是什麼事情啊?」

「是你大哥拜託的喔!」

「一期哥?」

「因為很在意三日月呢~」

「說什麼,像三日月那麼受歡迎,想必刻意要接近他的人不會少吧?如果被襲擊的話會不會來者不拒?」

「一期哥麻煩你們去襲擊三日月老爺嗎……」

「不不,只是請我們幫忙遮住三日月眼睛,還有預告而已。」

「『我不會允許其他人碰三日月』他是這麼說的喔!」

「所以當然是他本人去襲擊了。」

「......這不是馬上就會被拆穿了嗎?」

「是呢,三日月也說了他很期待。」


=




一期一振不知道該不該照他說的動作,

這樣算是讓他確定身分了嗎?

他是從什麼時候,又是怎麼知道的?

還是只是瞎猜?但好像又說不過去......?

望向三日月,嘴角勾起的笑容充滿餘裕與自信,

「過來吧!」

像是有魔力一樣,一期一振被那句話吸引過去,湊近後捧著那張現在看不到自己的臉蛋,細細觀望,

即使被遮掉了大半那張臉還是美的令人恍惚,

然而那雙手卻是扶著一期一振的腰,哄著一期一振放鬆邊緩慢的將再次抬頭的那處進入體內。

強忍著隨時都有可能失守的喘息,一期一振配合的坐下,讓那堅挺物完全進到自己體內,

在最有可能出聲的時候接吻。

『真想看看一期現在是什麼表情呢…』

硬是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一期一振的身體似乎又更敏感了一點。

一期一振窩在肩頸處,對三日月又親又舔的,不管是想消除緊張還是真的在撒嬌,三日月覺得這樣的舉動相當可愛。

「喜歡這樣?」

一期一振點頭。

「可以看你嗎?」

搖頭,髮尾搔得三日月有點癢。

「不可以呀…那說說話?」

還是搖頭,

這樣回答問題的方式讓三日月起了玩心,

「那我要動了喔?」

說完,三日月扶起一期一振的腰,然後往下壓,

果然不出所料的一期一振又找了個地方咬住來阻止自己出聲。

「哈哈哈…比較喜歡在我身上做記號嗎?…嗯…」

還在想這會留在身上多久呢,

接下來就讓三日月意想不到了。

「哎呀哎呀…居然自己動嗎?…啊……」

感覺的到對方很努力的想在不發出聲音的同時扭動腰肢想要給予自己刺激,

拿捏不準的力道和節奏,加上一口口吐在耳邊的氣息,著實見效,

「一期,可以了。」

「?!」

被呼喚名字後一期一振停下來,但隨即又動了起來,比起剛才的更用力了些卻也感覺到一期一振心情混亂。

「嗯…好好…一期,乖,你很棒…啊…」

「很累了吧?放鬆、放鬆,好就是這樣,接下來都交給我好嗎?」

把一期一振整個人塞進懷裡抱緊安撫,然後得到對方的磨蹭作為回答。

「一期啊、你該不會是因為我看不到,才這麼坦率的?」

遲疑,然後點頭答覆,並收緊環著三日月的雙臂,

因為要是被看著的話,肯定是什麼事也做不到的…

就像現在,三日月在說完後自行取下黑布仔細的打量,視線經過哪一處都感覺得到,結果就是一期一振更加出力的抱緊對方,除了黏在他身上之外想不到還可以做什麼,腦袋一片空白。

「哈哈哈…明明就這麼可愛,我不介意一期多主動一點喔!」

一期一振還是一動也不動,他知道三日月說的都是真的,他喜歡平時羞恥心過重而顯得被動的自己,但也非常歡迎偶有的大膽和主動,

『只要是一期的事情,全部都喜歡喔!』他曾經這麼說過。

……現在好像不是想這麼多的時候了,雖然三日月停下了動作,算是讓自己可以放鬆跟習慣,不過同時一期一振也感覺到在體內的莖柱還在脹大著,想必是很努力的在忍耐吧?因為自己也是一樣的。

「不…不行了…想要……嗯啊……」一直在期待,卻又不知道要被放置多久,不想再等下去的一期一振開口要求,就算聲音小得就像是吐氣喘息。

「一期今晚一開口就是在誘惑我呢……想要怎麼做呢?」稍微的推開讓兩人之間有些距離好讓一期能與自己的目光對視。

「!。……」紅透的臉蛋在近距離的對視後轉向一側「想要……三日月殿下……」

「嗯,所以我說想要我怎麼做呢?」嘛,果然是這種不著邊的答案呢…「不說的話就沒有了喔!」

帶著些許的惡意,三日月用手指掐住一期一振胸前的凸點,他知道指甲陷入的感覺會讓他更加按耐不住。

「哈…快、快點就是…了…哈…」「好喔,就照一期說的。」「嗯嗯……哈啊---!!!!」

一手扶著腰,一手握住隨時可能解放的性器,三日月放倒一期一振讓他躺在自己身下,移動時的刺激讓他喊叫出聲,

沒有再給他喘息的時間,接著的是一次次的抽出後往最深處頂入。

「三日月…哈…殿、下、…手……嗚嗯……啊……」速度過快,每次的進入都會擦過敏感的那點且深入最底,一期一振幾乎要說不出話,破碎的話語裡夾雜的都是沉醉在情事裡的喘息呻吟,被三日月握住的私處已經漲滿,對方惡趣味的按住了出口,在聽到請求時甚至還捏了幾下,不能釋放的感覺很難受「拜託…啊嗯!……請……哈啊…讓我……要…射嗯啊----……!」

就像是水只要有隙縫就可以流動一樣,一期一振的身體在三日月稍微停頓的那瞬間進入高潮,突然而來的絕頂使一期一振只能讓身體依著本能反應,在掌握中的性器有如被戳破的水球般,精液全部吐出沾滿三日月的手,然後三日月也滿足的在一期一振體內解放,「啊、嗯嗯……哈……」熱液幾乎要灌滿一期一振的體內,分開的時候些許濁液跟著被帶出,順著泛紅的臀瓣流下,三日月見狀,便又抬起一期一振的腰,再次進入那已經充滿精液的穴口又一番的肆虐。

=

一期一振清醒時已經是天明。

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甚至被換上了舒適的睡衣,撲鼻而來的是三日月慣用香皂的味道,

一夜歡愉之後被細心整理得乾乾淨淨,在令人安心的臂彎裡睡著,但是一期一振完全不敢回想自己前一晚的所作所為,到底為什麼會起了這麼大的膽子去夜襲三日月宗近?

就算知道對方早就醒了,一期一振還是決定把臉埋進胸膛。

「……三日月殿下早安。」「早啊一期!剛剛長谷部君來說午餐準備好了要去請他拿過來嗎?」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秘密に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ekimi.blog19.fc2.com/tb.php/355-0bc8730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