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日一期]7/4日鍛月鍊無料小說 

刀劍亂舞 7/4日鍛月鍊

三日月宗近X一期一振(10cm)

推廣(?)無料小說

本丸設定 兩人交往中的甜膩R-18


=







「喔喔!好漂亮啊!」今劍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玻璃罐。

罐子裡面裝的是琥珀色、晶瑩剔透的蜂蜜看起來十分美味,

還有被困在裡面的,約莫十公分高的,小小的一期一振。

「呃,那個、今劍殿下…可不可以麻煩您…咦咦!?」

「嘿嘿嘿~」沒有理會一期一振的請求,短刀的付喪神笑了笑、蓋上蜂蜜罐的蓋子,帶出廚房。

單齒木屐在走廊上演奏出愉快的節奏,這麼雀躍不知道是想把這整罐的蜂蜜帶去哪裡。





然後現在,一期一振被三日月宗近捧在手上,

因為是從裝滿蜂蜜的罐子裡救出來的,所以三日月也沾了滿手的蜂蜜,不過他並不介意,

牽起一期一振細小的手臂,湊近之後便是伸出舌頭舔。

「哇啊!三日月殿,請、不要這樣…」

「不要嗎?可是一期都全身黏黏的了?」

「拿紙巾擦就可以了吧?」

「這樣太浪費食物了呢…」說完又拉起另一隻手,將上面的蜂蜜舔乾淨。

「哇啊啊…」好近,這樣太近了…!

看起來三日月是很認真的在幫自己弄乾淨,雖然方法不太對勁,但是如果只有自己亂想到其他地方的話……

「剩下的請讓我自己處理吧。」當雙手都乾淨後,一期一振做出提議,

沒有等三日月回答,跳開捧著自身的手掌心,抽出放在一旁的紙巾,脫下弄髒的衣物,自己在上面擦拭。

三日月從頭到尾都看著,目不轉睛地看著,視線很灼熱但總比被舔遍全身好多了,大概。

帶有月色的雙眼正仔細欣賞著,雖然不知道縮小的原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怎樣才能恢復?不過三日月宗近並不心急,現在的一期一振有如一個精巧美麗的人形,還是個會自己活動的美麗人形,可不是說想見就能見到的。

沾滿了蜂蜜的衣服當然不可能再繼續穿,一期一振將過多的蜂蜜擦掉,摺疊好脫下來的衣物打算就這樣穿著倖免於難的內褲回去時,

從天而降的是,一大堆的蜂蜜。

重量來得太突然,一期一振跌坐在桌上。

「您這是在做什麼?!」抬頭怒視又把自己弄得滿身蜜的罪魁禍首,手裡還拿著蜂蜜罐,笑盈盈的完全不覺得有做錯了什麼。

「哈哈哈!果然還是想沾著吃吃看呢!」伸手從一期一振胸前抹取一些蜂蜜,有意無意的力道使一期一振發出低吟。



一期一振覺得剛剛想三日月或許沒起色心的自己絕對是笨蛋,絕對是。

要他不起色心,根本是比自己主動…誘惑他,還要不可能的事,

…………雖然也不是沒有過。

「啊哈哈,很舒服嗎?」食指還含在口中,舌尖舔過像是在思考如何料理眼前的美味。

「才沒有!…嗚啊…嗯…等等…」三日月拿起坐在桌上的一期一振,放置手中,朝胸腹的地方舔了又舔。

好熱……

「真的要等?」停下動作,將一期一振的位置移到能與自己對視的高度「小小的乳頭都站起來了喔!不會不舒服?」伸出指頭朝那精巧的凸起揉了揉。

「嗯嗯-停、停下來,現在的話我、還可以…沒關係的…」

「還不夠的意思呢…」

「咦?不是,我沒有在跟您要求,沒有哪裡不夠,請讓我回去清…啊啊-」

「但是我不想讓一期回去喔!」

輕鬆拉下僅剩的衣物,因為力道的關係一期一振整個人向後倒,躺在三日月的手掌心上,可以看的不可以看的全都一覽無遺,「清潔的事不用擔心,我會幫你弄好的,嗯?」

根本說不過他……

「嗯……哈……」任憑三日月在身上又搓又揉又捏的,一期一振只是用單臂遮住臉,口中不時吐出軟膩的喘息聲,

三日月更是在挑起一期一振下身慾望後,專注的刺激那處,他享受這單用兩個指尖便能做到平常要整隻手才能完成的事,利用難得的機會,讓一期一振在手中因為快感而顫抖。

「……!啊嗯-……哈……啊……嗯…」輕輕地用指甲搔刮敏感的根部,一期一振猛地弓起身子,讓三日月的手沾上濁液。
混著已經弄得到處都是的蜂蜜,三日月舔掉手上的精液,繼續撫摸喘著大氣的一期一振。

「三…三日月殿下……」

「怎麼了?不喜歡?」

「嗯嗯…」搖頭加上否定的回答,細小的雙臂抱住溫柔觸碰自己的指頭「已經…可以了吧…嗯……」

在三日月手裡的感覺很舒服,很喜歡,就算是帶有惡趣味的愛撫,同樣能給予一期一振滿足和安全感,

只是再這樣沉溺下去,恐怕會變得貪心、想要更多,那是這麼小的身體沒辦法承受的,

必須先喊停。



「…復原後再陪您……!啊……」



三日月單手握著一期一振,空出來的手不知道去拿什麼,沾了蜂蜜往迷你的臀瓣間放,

大量的濕黏襲來,一期一振知道他接下來要做什麼。

「三、三日月殿下,我說可以了……啊啊-」

「我看一期的表情是說還想要呢…放鬆點,會痛跟我說,好嗎?」

「嗯……等等、什麼東西?嗯嗯-」

「棉花棒,這個可以嗎?」

三日月用手中的棒狀物對一期一振後方的穴口按壓並且嘗試擴張,沒辦法用自己的手做真是不方便,還好一期緊張歸緊張,實際上還是配合的,

沒花多久時間便達到可以進入的程度,三日月緩緩的將棉花棒塞入。

「啊…哈啊……嗯…」口中吐出粗聲喘息,一期一振緊抱著那隻手指,就跟他平常在進入時會抱緊一樣。

那是允許、是邀請,連帶方才經過一次高潮的性慾器官又挺直了莖柱。

「還好嗎?」

「嗯……可以……哈…啊啊-嗯…」

三日月讓棉花棒在穴口開始有進出的動作,拿捏不準深度所以每次進入都一點一點的更加深入,慢慢找尋一期一振的敏感處。

「啊、…嗯、…嗯、…不是…那裡…啊……呀啊!♡」

聽到特別溫軟無力的吟聲,三日月知道他找到了,

重覆著抽離插入,次次都刻意的觸碰、刺激那一點,即使因為深根的羞恥心而想逃離體內的異物,卻還是敗給快感的在扭動腰枝,

「嗯啊啊啊……啊啊♡……」然後達到高潮。

「又出來了呢…」說著的同時,三日月把棉花棒整個拿出來,又使一期一振的慾望吐出一些白濁。

「…是的…啊啊!…哈啊…啊…三、三日月殿下……啊……」

「怎麼了?累了吧?」揉揉那水藍的短髮,一期一振回應似的蹭了蹭「嗯…滿足了……」

哈哈,所以中間說要停的時候根本就還不夠嘛。

三日月想,但沒有脫口而出著調戲人的話,「好好好,還別睡著了要幫你弄乾淨呢,說好的,嗯?」不先處理之後起來會不舒服的。

「嗯……三日月殿下……」

「嗯?」

「…………喜歡。」

「嗯,我也喜歡一期喔!」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秘密に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ekimi.blog19.fc2.com/tb.php/353-fe9cabf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