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ドイタリア】おはよう。 
副標題-這已經不能用驚嚇來形容。

OOC似乎有

入內看文↓


夏天的早晨,天空總是亮得比其他的季節還要早,

當然,也比其他的季節溫暖炎熱了許多。

不過這對一向晚起的費里西安諾而言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他依然裸著身體、身上蓋著一條薄被,在路維希的床上香甜的睡著。



路維希線在正站在自己的床邊,

就在剛剛──這個天氣晴朗的早晨,他已經將家裡整個打掃了一遍、把哥哥基爾伯特叫起床並請羅理赫看著別讓哥哥床,然後準備了等下作早餐需要的材料,

而現在,該是把費里西安諾叫起來了。

路維希坐到床邊,準備像平時一樣的喊這位拉丁少年起床,看著費里西安諾毫無防備的睡臉,

突然,做事一向認真的路維希起了玩心,

他想捉弄一下他的費里西,認真的。



手指從額頭滑至鼻尖,掠過微張的口,

在下巴處游移了一陣,捏了幾下那軟綿綿的臉頰,

再小心翼翼地把他連著被子放在自己身上,從後方環抱著,

接著,路維希拉了拉那特別捲出來的呆毛,

說實話,路維希真的蠻喜歡這樣逗著費里西玩,

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因為好奇,但是看到費里西那有趣的反應與特別可愛的表情,就會忍不住再去多拉扯個幾下,

已經到了幾乎可以說是『欲罷不能』的程度。

但是自從得知那裡是費里西的敏感帶之一後,路維希就克制著自己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碰費里西的呆毛。



「ヴェ!?」

不出所料,費里西安諾被嚇醒了。

「路……路?……啊……停、停下來……」

或許是因為狀況不對,今天的費里西清醒的特別快。

他驚訝的看著應該是來叫自己起床的路維希,

還有那隻揪著呆毛的手,雖然已經停止拉扯,費里西安諾還是覺得麻麻的有點難受。

當他意識到自己是被路抱在身上的時候,圓滾滾的臉蛋瞬間漲紅,

而且照這樣子看來,他現在完全不敢正視路維希。

這讓路維希想到安東尼奧先生常常講的一句話:

『羅維諾像蕃茄一樣好可愛呢!!』

那時路維希還有些不以為意,然而事實證明,

費里西安諾害臊羞紅的臉比蕃茄還要可愛。

「醒了?」路維希打趣的問道。

「ヴェ!路你在做什麼?啊……手、手拿開啦……」

費里西安諾試圖將揪著呆毛的手移開,否則他覺得自己會沒辦法好好說話。

「叫你起床。」路維希回答的理所當然。

放開呆毛之後,費里西看起來沒那麼緊張了,但臉還是一樣紅通通的。

「才、才怪!路平時才不是這樣叫我的!……吶、路、你是不是還做了什麼其他……奇怪的事?」

費里西安諾越說越小聲,似乎真的很怕路維希趁他還沒睡醒之前做了比拉呆毛更糟糕的事。

「還沒有。」

「咦?還沒──!?唔……嗯……」還沒有是什麼意思!?

費里西安諾還沒有把話問出口,臉就被強行轉向路維希,

被抬著下巴盯著看了幾秒後,本來想繼續說下去的,卻又馬上被吻堵住嘴巴不能說話。



路太過分了,居然一大早就這樣居然一大早就這樣……



費里西安諾如此想著,但因為已經被吻得全身癱軟什麼事也做不了,

只好任憑路維希在自己嘴裡隨意逗弄了。

「好了,早安吻結束。」

看事態演變成這樣,路維希才驚覺自己玩過了頭,

在這麼下去的話費里西安諾今天就不用起床了,

該停了,反正,目的早已達成。

「ヴェ!?」

費里西安諾又一次的受到驚嚇,已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才好。

「我去弄早餐,你趕快把衣服穿好出來吃飯了。」

把人放回床上,路維希準備離開房間。

費里西安諾還是呆在那裡,除了依然臉紅心跳之外沒有其他任何反應。

「唉……」路維希嘆了口氣,回到費里西安諾身邊,「乖,等下我弄PASTA給你吃。」

說完,又再費里西安諾額上留下一吻。

「是!隊長!」

綻開笑顏,燦爛的足以讓路為希安一百二十個心。

「可是路,以後不要在這樣嚇我了好不好?很可怕欸……ヴェ……」

「那要看我心情。」

「ヴェ!?那就表示還會再有了?」

路維希沒有回話,他聳聳肩,離開房間。

「路、路!!」

「把衣服穿好再出來!!」

然後把費里西安諾擋在房間裡。



當然還會再有了,你剛剛可是可愛的犯規呢。



「阿西,剛剛在裡面玩得很開心吧?」

「咦!?哥哥!?」

「你這笨蛋先生,終於玩夠了肯出來作早餐了嗎?」

「呃……」

「路維希,你剛才表現的非常好,要S不S的萌死了!所以早餐的事我不跟你計較!」

「這……伊莉莎白……我這就去作早餐……」



-オワ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秘密に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akekimi.blog19.fc2.com/tb.php/173-1fb013e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